皇冠代理

互联网圈的HR看不起传统地产

   互联网公司所做的不仅仅是一裁了之,而开始关注精细化管理。2018年之前,互联网圈的HR看不起传统地产、制造行业背景HR,而到了2018年,一些有传统地产、制造行业背景的HR反而更受互联网公司欢迎。在察觉管理制度跟不上扩张步伐之后,创业公司开始向他们曾经不屑的传统行业学习。
  反996,亦是反思互联网竞争的不知节制。2014年以后,连续不断的互联网风口酝酿出一个创业法则,就是唯快不破,在资本的刺激和助推下,比推广、比占领市场、比转型,通过拼命扩张和试错争夺头部位置,而这都依赖于程序员甚至更多部门员工的加班情况。
  但现在很长一段时间,资本沉寂、风口消亡,整个互联网看似对疯狂扩张心有余悸,这致使行业内的竞争节奏逐渐慢了下来。所以,按常理来讲,996所代表的加班文化理应得到抑制,可现实并没有,这才引起了程序员们的爆发。 程序员们也明白这个道理。一方面,他们清楚地了解,经济环境和竞争深化的压力都将继续转嫁到公司本身,管理层目前所想的是尽可能开源节流,多加点班就多增点收。而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已经无法再退出过度竞争,反思的过程和效果总是缓慢冗长,尤其是在寒冬中,谁也不敢掉头或停步。
  换句话说,996恒在,只要互联网公司无心改变,外界的舆论制约终究束手无策。所以,有些程序员甚至认为这是一场闹剧。
  但其实不是,反996的公开化,让程序员或是更多的职场工作者找到对互联网经济动荡情绪宣泄的一种正式形式。国家图书馆将启动互联网信息战略保存项目,国内首家互联网信息战略保存基地将正式挂牌。该项目旨在建设覆盖全国的分级分布式中文互联网信息资源采集与保存体系,通过与国内重点数字文化生产和保存机构的合作,推动互联网信息的社会化保存与服务,构建国家互联网信息资源战略保障体系。根据规定,在信息数据保存方面,国家图书馆互联网信息战略保存基地将采取社会化保存模式,共建过程中信息数据仍由共建主体保存和管理,共建主体需确保其提供的信息数据完整、有效、安全,并拥有合法所有权、知识产权或已获得相应授权。国家图书馆则根据基地保存规范、数据遴选机制和服务需要提供使用需求,适时将部分基地数据纳入国家文献信息战略保存体系,并与共建主体联合开展数据分析,服务于政策决策、学术研究等非商业用途。该管理方式可以避免因信息量不断增加带来的存储压力,也有利于实现国家图书馆的学术优势和互联网公司的技术优势之间的协同效应。电话游说入圈套 追加协议被“坑惨”从事物流行业的倪女士想把业务拓展到互联网平台,于是就注册了一个域名,但是网站点击量一直不高。2017年11月,倪女士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香港上市的“豪赋”公司业务员,经过公司系统评审认为倪女士的网站有很大潜力,可以通过运维将这个网站做大做强。
  倪女士开始不以为意,但对方接二连三地打电话过来,并称拥有多年运营推广互联网、微信小程序、APP等网络产品的经验,还提出了平台完善、试运营、中期、长期的一揽子计划。几番交流下来,倪女士经不住美好前景的诱惑,和对方签订了为期三年的维护推广合同,总价9万元。双方约定,平台推广后如有商户入驻,入驻和广告等费用由“豪赋”公司与倪女士二八分成。
  目前,王某、杜某等19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合同诈骗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罗某等13名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此后不久,2018年1月中旬,倪女士接到一名女子的电话,称有一批商家要入驻她的互联网平台。在高兴之余,由于不清楚商家入驻的流程,倪女士一时无法回答对方提出的“专业问题”。于是,在对方询问平台有没有运维团队时,倪女士自然就想到了“豪赋”公司,遂安排该公司的客户经理接洽此事。专案组经过对“豪赋”公司的调查,逐步掌握了公司经营现状、被害人委托运维网站的实际情况、嫌疑人的身份等情况。警方发现,“豪赋”公司虽然有30余名员工,但其中绝大部分为销售业务人员,实际进行网站运维的技术人员仅有一人,且通过分析该人学历、从业经验,发现此人也并非IT行业专业人员。这与正常的推广运维网络产品的公司存在巨大差异,从实际操作上,也不可能完成数百个客户网站、APP应用等的日常维护工作。 “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这是我们修来的福报。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你去想一下没有工作的人,想一下公司明天可能要关门的人。”
  关于996的讨论终于在马老师表达这一观点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罕见的出现了众多反驳马老师的声音。即使马老师再次声明不支持996也无法消弭。
  多年以来,马老师的言论一直被很多人奉为圭臬,但这次的失灵,足以说明大众对996的痛恨之深。
  事实上,996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骂上热搜,2016年9月初,58集团被曝出将全员实行“996工作制”,随后姚劲波的微博评论,被数千条来自疑似58员工的质问和指责占领。晚间,他在花椒的直播中又被同样的质问刷屏,以致禁言了大量网友。被轰炸整整两天后,58集团回应不会强制要求全员996。
  这场喧嚣看似以员工的反抗换回了劳动者正义的胜利,不过,当时没被牵扯的互联网公司,却终究还是在GitHub的“996公司名单”中浮出水面。
  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GitHub上传开,发起人呼吁程序员们进行揭露,将超长工作制度的公司写在“996公司名单”中,过去一周内,华为、阿里、蚂蚁金服、京东、大疆、字节跳动……一个个互联网头部公司先后上榜,58同城也赫然在列。
  很快,客户经理就告诉倪女士,此次前来洽谈的共有七户商家,其中四家入驻网站主页、三家入驻副页,对方已预付了定金,但具体费用等细节,对方提出要和倪女士直接谈。最终确定每年的广告费用是主页2万元、副页1万元左右。
  正当倪女士盘算按照这样的趋势每年可以进账多少时,商户方却提出,网站平台的维护推广时间只有三年,必须延长到十年才行。由于几天后就要签约入驻,不想放过这次机会的倪女士不得不与“豪赋”公司签订了十年的平台维护协议,并支付了21万元费用。之后,商户方又提出网站必须具备支付功能,为了顺利签下这批商户,倪女士又按照“豪赋”公司业务员的指点,花费20万元将平台从“行业版”升级到“商城版”。可是,自此以后,倪女士左等右等,都没等到所谓的七家商户签约入驻,更没有任何广告费用收入。
  画饼充饥假运维 正规公司藏“猫腻”,之后,倪女士的平台除有点击数和流量变化外,没有任何运维推广等其他服务迹象,更没有对方一开始所勾勒出的美好图景。面对质询,“豪赋”公司的业务员则总是解释,按照公司设定的中长期规划,都是要一到两年的时间才能见到成效。倪女士越想越感觉不对劲,这才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设计好的骗局之中。
  2018年底,倪女士来到嘉定公安分局报案。嘉定警方对此高度重视,结合辖区内同类型案件报案情况,经过了解相关行业经营方式,警方发现“豪赋”公司极有可能是一个以运维推广网络产品为幌子的诈骗团伙。该案很有可能不是个案,而是一个涉及多名被害人的重大案件。警方随即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
  侦查员调查发现,仅从表象上看,“豪赋”公司确实在为被害人运维网站、微信小程序或APP,有成品也有流量。但经过深入侦查,犯罪分子的马脚也渐渐露了出来。“豪赋”公司接洽制作的网页、小程序、APP成型很快且模板统一,基本在签约的第二天就可以完成,交付给客户的网站成品几乎一模一样,明显是套用同一个网页模板制作,这与正常运维网址的周期有巨大出入。后期网站、APP应用等点击量增加幅度极有规律,每天都在固定时间增加1000次左右,看似有人在浏览,实则为“豪赋”公司员工逐一点击或利用软件点击。同时,被害人原有的网站被替换为新注册的网站,域名发生变化,无法给网站带来收益,这也体现了他们的不专业。
  抽丝剥茧还真相 魑魅魍魉显“原形”
  以前,姚劲波推行2万多员工的996工作制,据员工爆料,“公司这样做的目的其实是变相裁员,逼员工辞职”。巧的是,996.ICU的爆发,背后是整个互联网的裁员潮。裁员潮如一面“照妖镜”,正在让繁荣泡沫掩盖下的真相“现形”,而996可能只是开始。
  2014年左右,996工作制以及相关讨论流行开来,很长一段时间,舆论对此的评价都偏向正面,就连996的工作者们也大多热情洋溢、主动拥抱,并将此推崇为新时代的互联网精神。
  当时虎嗅上有一篇文章,将996的互联网行业与“965”的传统IT行业对比,鼓励传统IT人抛弃旧有观点,拥抱互联网。
  那段时间也是互联网崇拜和引入硅谷文化的一个高潮,硅谷的创业者们用近乎于病态的工作热情造就了硅谷的商业奇迹,他们的创业精神和理念便成了我们学习的对象。不过伴随着创业公司进入稳定期,当疯狂式加班被硅谷抛之脑后,可叹的是,开放式办公以及扁平化管理的经验学得有名无实,唯有这加班文化在国内互联网公司生根发芽,成为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其实加班本是劳动、无关文化,但996却作为一种企业文化融入互联网创业,被一些创业者当做自鸣得意的标签,甚至是管理者“道德绑架”的理由。
  当然,过犹不及,996工作制的变味让舆论的风向有了转变。为了加班而加班,为了彰显狼性而变相加班,结果无论有事没事,都开始提倡强制996。程序员没有决定权,他们只能做一种无效的浪费。
  时至今日,已经无人再将996与奋斗、成功联系在一起,996.ICU暴露出他们对互联网寒冬的畏惧和反抗,以前的无怨无悔置于现在变成了不堪忍受。
  对996工作制,从认同到推崇,所折射的是互联网浪潮翻涌下的造富神话,而从推崇到斗争,是盛宴结束、寒冬袭来的幻想破灭。股票期权纷纷成为口头支票,财务自由成为梦幻泡影,绝大多数创业公司被打回原形。由此,员工对996工作制的不满迅速被点燃,成了这场声势浩大的裁员潮的宣泄口。
  反观公司这一方,明目张胆或是理直气壮地把996从潜规则搬上台面,说明裁员的压力让他们把重点直接放在剩余劳动力的压榨上,这本身就可见资本的赤裸裸,更何况,像有赞CEO白鸦那般“率直”,员工情感上也难接受。
  由此,这场关于996工作制的反抗早就箭在弦上。互联网的反思,皆以人为牺牲?就在996.ICU成功激起程序员集体反抗的同时,另一件事也在质疑声中被推上风口浪尖,那就是京东取消快递员底薪以及其背后的裁员危机。
  4月8日,媒体报道,京东将取消旗下快递员的底薪,增加快递员收件任务,揽件数量将计入绩效考核,直接影响工资收入,还将快递员的公积金系数从12%下调至7%。京东改的是薪酬,而996涉及的是工作时间,我们看到,互联网公司经历裁员潮,正把改革的方向从放弃掉的人转为留下的人。
  简言之,就是如何最大获得剩余价值,用较低的成本交换较高强度的工作。
  这是互联网公司在寒冬下的求生之法。就比如快递行业,京东员工总人数约18万人,其中70%的员工来自于物流和仓储一线,而顺丰因为新员工增加及老员工福利增加,其2018年人工成本增长17.9%。想要节流,最快的方式就是裁员与降薪。
  不过,求生的另一面也是反思,对于疯狂扩张的反思。据BOSS直聘发布《2017互联网人才趋势白皮书》显示,2017年互联网行业人才需求同比增长58.3%,增速较2016年大幅加快。尤其是早期创业公司的人才需求量最大,天使轮、A轮、B轮企业人才需求占比超过60%。
  但一位互联网公司HR部门人士反思过去几年大规模招人和裁员,认为管理层有时是缺乏足够前瞻性思考的。比如2016年业绩状况比较好时,就想大规模招人,可实际上未来业务要做成什么样,他们也不清楚,等到寒冬一来,有些业务线及部门甚至直接砍掉。
  
  注定无果的反抗,只能成为程序员的心理慰藉?有人调侃:“中国程序员最大的困境就在于,昨天在 Github 上给反996项目加了星,今天就要加班给360浏览器、QQ浏览器、UC浏览器……更新屏蔽反996项目的网址”。实力使然,反996等同于反对默认这一规则的所有互联网公司,在整个互联网经济的利益面前,程序员简直不能再弱势。
  时至今日,我们看到没有一家榜上有名的公司公开回应,这是因为他们深知反抗无用,既不会形成真正有效的反制手段,也难以掀起更大的风浪。
  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网络新闻的网民使用率达81.4%,网络视频和音乐的使用率达70%左右,此外42%的网民通过微博等社交媒体获取信息。互联网信息已经成为人类文明和社会记忆的新载体,客观反映着一定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方面的变迁,但具有易逝性和不可再生性,互联网信息采集和保存尤为迫切。随着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的普及,互联网信息的规模爆炸式增长,公众发布和获取信息的平台也更多样化。调动社会力量参与,成为互联网信息采集和保存的趋势。
  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家图书馆承担着国家文献信息战略保存职责,长期致力于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利用。为此,国家图书馆启动互联网信息战略保存项目,并号召在中国境内开展互联网信息业务、并在相关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企业机构,均可申请成为国家图书馆互联网信息战略保存基地共建主体。